首頁 > > 檀郎

檀郎

正文 第151章 亂起(上)

作者:海青拿天鵝

    回到萬安館的時候,我仍然想著秦王的事。老錢過來與我說館中的事, 我也三言兩語敷衍了, 自往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秦王竟乖乖地去了雒陽, 這著實太過反常。

    柏隆那里只有大致的消息,并沒有更詳細的情形, 秦王回京的各處關節我皆不得知曉, 無以判斷他的意圖。但我知道, 對于大局而言,秦王交出兵權離開遼東,并非好事。

    當今天下的局勢, 其實與三年前并無區別。

    朝廷的兵員,乃分為駐京畿的中軍,各持節都督在鎮戍區所率的外軍,及州郡維持治安的州郡兵。高祖為防權臣把持朝政,各持節都督大多由宗室擔任,而州郡兵亦實際聽命于地方長官,實際直接聽命于皇帝的兵馬, 只有中軍, 大約十萬余人。

    而諸侯王手中的兵馬,雖明面上不及朝廷, 但他們大多還養了私兵,大小加在一處, 人數可超中軍。而在皇帝和諸侯王之間, 宗室一向是個曖昧的存在, 所以諸持節都督的人選一向敏感。先帝原本已經將半數的持節都督換成了宗室之外的人,但三年前,龐后為籠絡宗室,將這些人又換回了宗室,教先帝多年的算盤全落了空。縱然是先帝后來重新臨朝,此事也再無力回轉。

    而回到當年宮變,諸侯王之所以不至于趁機造反,乃是因為秦王的遼東兵馬。

    如今秦王交出兵權,自是了卻朝廷一樁心頭大患,但后面的事卻也頗為棘手。遼東兵馬對秦王忠心耿耿,朝廷要想讓這些人脫離秦王為己所用,只怕難上加難。

    有一個問題,我始終感到不解。秦王就像個從不做虧本生意的商人,錙銖必較,精得似鬼。他所有的本錢都在遼東,難道會這般輕易舍棄?

    此事,只有公子能告訴我。

    我思索一番之后,即刻提筆給公子寫了信,然后交給柏隆,請他務必盡快送去雒陽。

    柏隆應下,看著我,忽而道:“夫人可是卜了卦?”

    我說:“縣長何有此問?”

    柏隆笑了笑,道:“方才在下說了秦王之事,夫人便似有了思慮之態,故而猜得如此。”說罷,他露出好奇之態,“不瞞夫人,朝中動向,在下也甚為關切。那卦象如何,夫人可否告知一二?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牽掛著雒陽的老小,嘆口氣:“我亦想知曉,只是我這卦術講究天時地利,此地山長水遠,卦象混沌,實難作為。”

    柏隆訝然,皺眉道:“如此說來,卻是連夫人也難料了?”

    “世事皆天數,我等凡人,窺得三分便是神算,豈有十全?”我說著,瞥了瞥柏隆臉上的憂色,補充道,“不過我那卦術雖天時地利不足,卻還可借人和作補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柏隆忙問,“何謂人和?”

    “便是要借人耳目,以窺清事態,助卦術施展。”我說,“我如今修書與桓公子,便是為此。”

    柏隆露出了然之色,即道:“夫人放心,在下今日便差人將信送往雒陽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頷首:“如此,便勞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!
指南

上下翻頁

我知道了

設置 恢復默認
朋友局河南麻将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