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> 大霹靂系統

大霹靂系統

正文 三百九十七:酒是好酒,宴非好宴(四)

作者:吾名尐法

    香染塵腰間劍柄上的劍穗背著奇異聲響震的顫顫發抖,而香染塵左手食指輕輕撫上劍柄,那劍穗立刻停止抖動,而一層肉眼無法視見的真元滾動護持在香染塵周身一尺之內,一尺之內,任何波動皆泛不起波瀾。

    而左手之際握住腰間劍柄,一波玄妙波動沖開酒杯震動之聲。而那靜立桌面之中酒杯的酒水卻被這玄妙之聲震出一滴。

    一滴酒水,即將落下之際,月無涯凌空屈指一彈,酒滴直接奔向香染塵。而在這股層層無形玄妙之中,酒滴慢慢揮發,不過就在水滴距離一丈之時,酒滴已經近乎完全揮發,而就在那酒滴還有一絲一毫之刻,異變再生。本來揮發殆盡的一滴酒水,兀自開出一朵鮮花,花成艷紅,但花瓣卻如同刀刃,鋒銳非常。從半空之中的破風之聲便能略知一二。

    徒有其形,這是香染塵心中的想法,雖然招式精妙,但是卻是沒有雄厚的真元,好似花拳繡腿,不堪一曬。

    只近一尺,便是花瓣四溢,徒留滿地碎片和充斥整個房間的芬芳。

    “道花候出手卻不用力,小覷吾?”

    “從未小覷,只是身有不便,如此,便是極限。何必苦苦相逼?”

    左手扶著劍柄往右微微一擺:“此是極限,誰人相信?道花候先天悟道之時便可跨越先天之境,一斬御氣境界的苦滅禪境上師。如此能為手段,勝過今日頗多。”

    “香先生,想表達什么?”

    右手拔出佩劍,指向月無涯:“種種情況,皆表示有疑,還請揭開黑紗,一睹侯爺真容,確認傷勢。否則吾回了帝都道,面見陛下,也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若有若無的氣息,倒并不全是月無涯藏拙,而是自己的身體確實槽糕透頂,地魂之身從出生到現在,就沒消停過。

    “這些風言風語,香先生一屆大儒,也會相信?哦,也對,畢竟儒門心懷天下,不論是誰,說話都要講求證據,所以特地前來對癥?”

    扶著自己的心口,好似咳嗽有所好轉,慢悠悠的說到:“可兩位府司大人呢?寧愿相信那暴靈的花言巧語,寧愿被他們算計?也要落了本侯面子?這是陛下所愿見的?還是上面的三位大人所愿見的?或者?這是你們所愿見的!”

    柏木桐眼一縮,急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!
指南

上下翻頁

我知道了

設置 恢復默認
朋友局河南麻将群